書道深處是成人 ——普寧市深入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紀實

  2015年12月,普寧市教育局官方微信公眾平臺“普寧教育”發起“普寧教育十件大事”市民票選活動,“書法教育扎根課堂”票數名列前茅,成為普寧百姓心中的“普寧教育十件大事”之一。這距離普寧市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只有一年多的時間,可見書法教育在普寧多么深入人心。目前,書法教育在普寧市已蔚然成風,書法已成為普寧師生儒雅生活的一部分,書法教育也與足球教育、養成教育一起構成了普寧市教育現代化進程中的三大核心特色。

書道深處是成人  ——普寧市深入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紀實

以立人道塑造書法教育之佳境

  教育部于2013年印發的《中小學書法教育指導綱要》指出:“漢字和以漢字為載體的中國書法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在普寧教育人眼中,就是以這樣一種文化之心來推進書法教育的。而一旦以廣闊的文化視野進行審視與觀照,書法教育所起到的效果與功用就無與倫比了。況且,普寧市有著深厚的書法文化底蘊。普寧,不僅中藥產業、紡織產業發達,還是著名的“僑鄉”,而且曾被文化部評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現正在為“中國書法之鄉”創建目標而努力。在普寧這片土地上,曾走出了賴少其、羅銘等著名書畫家,廣東省書法家協會現任兩名副主席許鴻基和顏奕端也是普寧人,而當地教育系統中現在也有6位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21位省書法家協會會員,不少學校都留有書法大師的墨寶或印記,如普寧市興文中學校名就是中國近現代政治家、教育家、書法家于右任所題,普寧華僑中學莊世平博物館館名是國學大師饒宗頤所題,館內常常會舉行書畫名家的作品展覽。

  雖然,得天獨厚的書法教育資源與氛圍讓普寧市在深入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的過程中得心應手,但也不是毫無阻力、一帆風順的。一大問題是深入推進書法教育需要大量的書法教師所引發的師資困境,另一大問題是“升學應試”的現實壓力與“鍵盤書寫、表達”的普遍趨勢讓不少家長甚至教師、校長認為推進書法教育“很不現實”。如果說,師資困境還可以通過方法、路徑上的有力舉措得以持續性的化解,那么,觀念問題就不僅僅是方法得當、路徑優化就可以化解得了的,它更需要思想理念的碰撞與更新。怎樣讓廣大家長認識到書法教育的重要性?書法教育的價值在哪里?深入推進書法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要深入推進書法教育,這是普寧教育人首先必須面對與回答的棘手問題。

  “普寧的書法教育不是要培養書法家,而是要培養一個真正的人,一個具有強大內心、良好習慣和深厚文化底蘊的人。”普寧市教育局局長李悅雙這樣為書法教育“定位”:普寧開展書法教育,并不是以書法家為培養目標,而是在進行書法技法學習的過程中,以書法這一載體培養人的愛國情懷、強大內心、人文素養、審美能力、哲學思辨等,讓學生從小熱愛祖國文字、熱愛書法,養成做事認真、有序的良好習慣,讓他們長大做事有秩序、有規矩、有涵養,最終成為浸潤厚重優秀傳統文化的全面發展的成人。這種“書以立人成人”的思想理念可謂是對《中小學書法教育指導綱要》中“書法教育對培養學生的書寫能力、審美能力和文化品質具有重要作用”一語的普寧式特色注解,也為普寧中小學書法教育的全面推進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基調。

  在實地采訪中,我們發現,把書法教育與立人成人教育緊密結合起來的“書以立人成人”思想已深入各鎮各校各活動之中,比如,“寫一手漂亮漢字,做一個文雅學生”是大壩鎮推行書法教育的特色理念;“規規矩矩寫字,堂堂正正做人”是梅塘鎮遠光小學倡導的書法理念,普寧紅領巾實驗學校樹立的理念則是“書寫是人生的第一張名片”,引導學生“寫端端正正中國字,做堂堂正正中國人”。今年,普寧還設立了以“寫好中國字,做好中國人”為主題的“校園漢字書寫日”,把全市書法教育引向深入。

  有了這樣以書法為載體修身養性、立德樹人的思想理念作為指導,普寧市書法教育漸入佳境。

書道深處是成人  ——普寧市深入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紀實

以恒常態建構書法教育之路徑

  在一所學校推行書法教育不稀奇,也有很多學校早已做得很出色。但在一個區域范圍內整體推進書法教育,并且還做得如此有聲有色,普寧市可以說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而這一成效的取得,與普寧市在深入推進書法教育時以一種恒常態的改革創新精神做實書法教育密不可分。

  1.創設長效機制

  “為了把書法教育落到實處,我們市教育局專門成立了藝術教育中心來負責這件事。”李悅雙表示,為扎實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普寧市以《普寧市中小學書法教育實施方案》為藍本,構建了新穎的推進結構和體系。市教育局成立由教育局局長任組長,分管副局長任副組長,秘書股、人事股、教育股、教研室等負責人為成員的普寧市中小學書法教育工作領導小組。書法教育工作領導小組負責對書法教育的課程安排、教學管理、教師任職條件及資源配置、工作督導等運行進行規劃部署,穩步推進書法教育;師資培訓工作由市教師進修學校組織管理,藝術教育中心則具體負責組織策劃與實施。

  普寧市還要求全市各中小學校成立校書法教育領導小組,制定可行的工作計劃,建立書法教育檔案,并將書法教育開展情況納入教育視導專項內容。與此同時,建立書法教育激勵機制,每年在全市中小學評出一批“書法教育示范學校”“書法教育先進班級”“書法教育先進個人”等進行表彰。此外,普寧還出版了“普寧教育藝術報”,創建“普寧藝術教育”微信公眾號,不定期舉辦書法骨干教師作品展示及觀摩活動,增強書法教育教學經驗交流。

  2.實行常態培訓

  師資,是書法教育的“源頭活水”。但是,師資,又恰恰是書法教育的“短板”。怎么辦?“我們要自己培養自己的教師,確保每個學校都有一位合格的書法教師。”負有培訓師資職能的市進修學校負責人溫小均自信滿滿,“為此,我們的師資培訓十分注重培訓效果的持續性,一改過去高強度集訓的方式,建立了常態化的研訓模式。”

  所謂常態化的研訓模式,一方面是指“化整為零”的常態培訓方式,即是把以往9天共63課時的培訓總時間進行拆分,以碎片化形式延長到三個半月的時間里進行,把整個培訓過程時間跨度拉長、放大,并建立“普寧書法教師微信群”進行交流,在培訓結業時舉行學員作業展、出版作品集。由于培訓時間有持續性,教師學員們不僅能長時間進行書法學習,還能及時反饋書法學習與具體教學的情況,做到教中學,學中教。普寧市教育局先后開展了3期覆蓋城區、鄉鎮學校的書法骨干教師培訓,共計培訓書法骨干教師1300多名,為普寧書法教育的高效推廣奠定了優質的師資基礎。

  另一方面,常態化的研訓模式也指“融入社團”的研習培訓方式。成立書法研習社是普寧推進書法教育的一大亮點,在提升師資水平方面起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高埔鎮書法研習社是普寧市第一個書法研習社。近年來,高埔鎮書法研習社堅持每個月舉行一次書法集訓,有多位社員作品入展全國、省、市大型書法展覽……如今,在市教育局的要求與倡導下,普寧市已有高埔、梅塘、大壩等24個鎮(街)成立書法研習社。其中,梅塘鎮已成立了8個書法研習社,1個為鎮教育組書法研習社,其余均設在書法教育基礎扎實的學校。

  3.扎根常規課堂

  2015年12月,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教育工作委員會委員,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廣州市書法家協會主席許鴻基,專程回家鄉參加普寧市第二期中小學書法骨干教師培訓班作品展并講話。他說:“普寧的書法教育已走在全國前列,做法非常有特點,也非常扎實,是扎根課堂的教育。”

  許鴻基的評價所言不虛。早在2014年下半年,普寧市教育局就把書法課列為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必修課,要求各學校做到學期有計劃、課時有安排、師資有保障、上課有教案、作業有反饋。全市各中小學積極響應,如梅塘鎮安仁中學采用每班書法課和書法特色班、書法社團活動相結合的方法,根據不同學生的書寫特點引導學生選擇適合自己發展的字體,書法教學效果特色鮮明,就連高埔鎮山下小學這樣一所薄弱的鄉村小學,2015年初開始,其書法教育同樣實現了“三有”:有課時、有教材、有教師。

  如今,普寧市各中小學“書法扎根課堂”效果明顯,學校既有專門的書法教室與書法研習室,也有書法必修課與選修課,還有書法興趣小組;學生既有固定的時間訓練,又有專門的教師指導,還有書法作品的展示交流。除了選用國家中小學書法教學用書即學生用《書法練習指導》和教師用《書法教學指導》,普寧市還結合地方實際開發了《走進粵東書法》地方教材,不少學校也結合本校實際創編了校本教材,例如流沙第四小學即將出版的《心畫》校園漢字書寫指導,配合語文課文的生字書寫進行書法教育;普寧華僑中學是高中階段學校中把書法作為高考專業特長生培養的為數不多的學校之一,其自編的《書法普及教程》,已經作為學校書法校本教材實行了多年,不僅讓學校書法教育普及化增色不少,而且為書法特長生的培育奠定了良好基礎。

  4.注重日常養成

  梅塘鎮安仁初級中學把“認真寫字”作為養成教育的基礎,每天13時至13時15分,學生認真統一地練字;大壩鎮新興初級中學將每天下午上課前的20到30分鐘作為學生的“寫漂亮漢字”時間;紅領巾實驗學校的孩子們每天13時40分會在優雅古典音樂的陪伴下開始午寫;興文中學每天中午有15至20分鐘的練字時間,學生既可以練習漢字書寫,也可以練習英文單詞書寫……開展類似活動的還有高埔中學、大坪農場梅星小學、育才學校、流沙第五小學、普寧二中實驗學校等公、民辦中小學校。“午寫”已成為了普寧市各中小學書法教育的一道亮麗風景線。李悅雙說:“教育改革應從最細小的地方開始,潤物細無聲,讓學生在潛移默化中受到熏陶。”

  在采訪中,我們發現普寧市各中小學都積極把書法教育與養成教育結合起來實施,將培養學生認真寫字的習慣融于行為品質的養成之中。“如何把書法教育融入到日常生活中?這是我們思考的重點。通過書法教育,要讓孩子挺直身板,養成正確的寫字姿勢,并讓孩子在文化的浸潤下變得文質彬彬,知書達理。”談到“書法教育回歸日常書寫”這一問題時,流沙第四小學校長江靜波這樣回答。他們不僅讓書法教育回歸日常書寫,更重要的是通過融于日常生活的書法教育養成學生的良好習性與品質。江靜波自豪地說:“每天14∶20至14∶30,音樂一響起,學生會立刻用正確的姿勢練字。”在流沙第四小學,基于三個梯度的書法教學已被納入教學與研究規劃:第一梯度計劃用一年半的時間重點訓練學生的書寫狀態;第二梯度計劃用兩年的時間來訓練學生寫美觀的字;第三梯度則側重訓練學生“寫文化”,例如,五年級寫“善”字、六年級寫“真”字等,從了解這個字的起源與發展,到這個字的各種寫法,再到搜集與這個字相關的古詩文、名人名言等,組織學生圍繞這些內容進行書寫訓練,并引導學生去踐行這個字的真諦,讓學生在傳統文化的學、練、做中健康成長。

書道深處是成人  ——普寧市深入推進中小學書法教育紀實

以養成心收獲書法教育之美景

  “走著,走著,花就開了。”在深入推進書法教育的過程中,普寧市教育局強調書法教育并非單一的技法教育,而是基于文化素養的習性養成教育。正因此,以養成之心推進書法教育并積極展示書法教育成果,已成了普寧書法教育的顯著亮點。

  “是的,我喜歡書法。”今年還未滿9周歲的紅領巾實驗學校學生賴昱玲,坐在會議室的椅子上,一臉呆萌的樣子,當記者提出“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書法”這一問題時,立刻正襟危坐,一臉堅定地回答。據了解,賴昱玲的書法啟蒙是在媽媽任教的下架山鎮和寮小學,當時全市普及書法教育,學校請來專家給教師培訓,在角落旁聽的賴昱玲對書法產生了興趣,開始學習書法。如今,賴昱玲學習書法十分用心,她的書法老師許潔玲說:“在參加‘2016年普寧市中小學校園文化藝術節’藝術類作品展賽之前,一篇《三峽》,155個字,賴昱玲只寫過2個字,在3個星期內,她硬是學會寫這155個字,一舉拿下小學組書法類一等獎。”

  “幾年前,在普寧市的一般文具店里很難尋覓到筆墨紙硯等書法練習必備工具的身影,現今走進任意一家文具店都能輕輕松松地將書法練習裝備買齊。”談起書法教育推行的成效,普寧市教育局藝術教育中心負責人溫錦照頗有感觸地舉了兩個例子。這是其一,另一個例子是普寧各鎮遍地開花的書法研習社甚至還吸引了惠來、揭西等周邊縣區教育系統的書法愛好者前來學習。

  在深入推進書法教育的過程中,書法教學、書法師資培訓、書法研習活動等所形成的書法成果公開在普寧教育系統內外進行展示宣傳,這為普寧的書法教育創造了良好的氛圍,贏得了社會各界的支持。

  在華僑中學,書法文化已成為校園文化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學校不僅倡導每個班級的勵志口號、標語都用毛筆書寫,還在教室、走廊懸掛學生優秀書法作品,激發學生的興趣和自豪感,讓學生從中得到美的教育。值得一提的是,學校依托校內的莊世平博物館營造了濃厚的書法文化氛圍。莊世平博物館不僅收藏了許多著名書法家的作品,還經常邀請全國或地方名家到館內舉辦書法展,讓學生得以近距離接觸名家名作。許多華僑也常常給學校捐贈書畫,學校將這些書畫作品在莊世平博物館進行定期展覽。例如,今年的4月2日,普寧市委、市政府在莊世平博物館舉辦“‘世平精神 銘記心中’書畫展啟動儀式暨普寧市‘鐵山蘭花獎’頒獎儀式”,現場展出40件共42幅極具藝術價值的作品。華僑中學利用這次機會,在莊世平博物館進行了為期半個多月的展覽,讓全校師生都有機會觀賞名家名作,受到熏陶。

  梅塘鎮已連續多年舉辦了“翰墨梅塘”現場書畫比賽。“書法比賽時學生自帶桌椅,在操場形成整齊劃一的書寫方陣,場面震撼。”梅塘鎮教育組組長陳建文介紹說,“我們還編著了書法教育成果集《杏壇論道》和《翰墨梅塘》,每學期將書法比賽中的優秀作品在全鎮28所中小學進行為期一周的巡回展示。”書法比賽、作品展示都歡迎家長和書法愛好者蒞臨參觀指導,又起到了宣傳展示的作用。梅塘鎮教育組還和高埔鎮教育組聯合主辦“梅塘書法研習社、高埔書法研習社社員書法聯展”,擴大書法教育的影響。

  “師生現場書寫的對聯比買的對聯更有溫度和文化底蘊,深受老百姓的歡迎。”普寧市教育局宣傳辦主任杜文波如是說。2017年1月21日,普寧市委宣傳部和普寧市教育局組織了全市教育系統108名書法骨干教師,在市區的流沙廣場開展了“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百名書法教師送春聯”活動,當天,共計送出了春聯1000多副。即使是學生還顯稚嫩的作品,也常常在各類書法書寫活動中被家長、群眾高興拿回去。“不僅我們現場寫好的字、對聯全部送出去了,有些人還拿來早已準備好的春聯內容,讓我們的師生現場揮寫。”大壩鎮教育組組長陳貴和回憶起去年鎮里開展的師生現場書寫送春聯活動時的情景,意猶未盡。

  記者觀察:書道與成人

  在普寧市采訪中小學書法教育開展情況后,我們發現有兩個詞足以詮釋普寧市中小學書法教育的推進生態,一是“書道”,一是“成人”。

  書道,古已有之,即書法,不過是在強調書法的技與法的基礎上更強調書法的能與道,或者說是更注重書法的修身養性功能。

  成人,也是古已有之,我國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就曾舉例談過對“成人”的看法,他認為,成人即是達于仁愛、具有完美品性的君子,要成為成人首先得修身養性。我們也可以把成人理解為立德修身、全面發展的人。

  書道注重修身養性,而修身養性是成人的必備前提。

  從書法教育在普寧的推廣進程可以看出,普寧教育人絕不僅僅是就書法強調書法教育,他們更在乎的是書法教育背后的修身養性之道,立人成人之德。

  (本文圖片由普寧市教育局提供)

責任編輯: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