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 望

  “我整天就干這樣的事,我只想當一個麥田里的守望者,我知道這有點異想天開,可我真正喜歡干的就是這個。”

  ——賽林頓《麥田里的守望者》

  一個不想離開的姑娘

  嶺南夏日,明麗的晨光照耀著寧靜的校園。麥姑娘和往常一樣早早來到學校,打開教室里所有的門窗和風扇,這樣孩子們回到教室就不會感到悶熱了。忙完這些,她淡藍色裙子的后背已經全濕。孩子們陸續回到了學校,寧靜的校園立刻喧鬧起來。一個個孩子從麥姑娘身邊走過,他們恭敬地向她行隊禮或甜甜地喊一聲:“麥老師,早上好!”每當孩子們向她行禮時,麥姑娘總是端正地站著,面帶微笑地向他們回禮。

  上完今天的班,麥姑娘就要退休了??粗@一張張純真的臉龐,她思緒萬千。想起自己十六歲走上講臺時的情景,仿若如昨。那時的她也是穿著這樣淡藍色的裙子,扎著馬尾。在那個知識極度缺乏的年代,初中畢業的她回到村小當代課老師。一晃三十六年過去了,她努力追趕著教育發展的腳步。為了教好孩子們,她一邊工作一邊進修,取得了大專學歷,考取了編制。她努力地為學校為孩子們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匆妼W校多名老師請產假人手不夠,本應在五十歲退休的她主動請求延遲兩年退休;見剛畢業的老師在教學和班級管理中遇到困難,她手把手地教,把自己的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他們。

  三十六年的時光,讓當年那個麥姑娘變成了麥奶奶。但她依舊喜歡穿花裙子,依舊扎著馬尾,依舊在課堂上像小姑娘一樣活潑,聲情并茂地演繹課文,依舊在課下和孩子們快樂地玩游戲。因為這才是她喜歡自己的樣子,也是孩子們喜歡麥老師的樣子。

  重復了三十六年的工作,在今天就要畫上句號了。麥姑娘站在夕陽下的校門口和孩子們一一道別。送走最后一個孩子后,麥姑娘望了望被落日霞光鍍上金色的校園,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了她工作了一輩子的地方,就如她當初來時一樣。她知道同事們會和她一樣用心守護她熱愛的這些孩子,而她也會用另一種方式守護著他們。

  等爸爸回家

  “爸爸,我們可以走了嗎?我餓了!”教師辦公室里,趴在桌子上的宸宇無奈地問著爸爸。

  “來,吃點面包充充饑!爸爸還有工作沒有忙完。港宏的爸爸也還沒有來接他,我們再等等。”他從電腦屏幕前轉身,從袋子里拿出早上帶來的面包,給了兒子一個,又撕開另一個的袋子送到旁邊孩子的手中,溫聲問道:“港宏,要不要喝水?”港宏并不回答他,狼吞虎咽地吃起面包。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港宏旁邊,將剛寫完的立項課題的中期報告存進U盤。四年(1)班的數學成績和其他班級的差距有點大,作為數學科組長的他還想做一個成績分析表。

  手機響了,是港宏的爸爸來接兒子了。他親自將港宏送到校門口,分別前港宏竟然和他說了聲“再見”,他欣喜萬分。這三年里港宏已快成為他的半個兒子了。他還記得三年前,他剛做班主任時,每天都會接到孩子們的投訴:“老師,港宏打我。”“老師,港宏上課時把桌子推倒了,把水灑得到處都是。”“老師,港宏弄了我一身墨水!”

  港宏是個智障孩子,父母離婚后,他跟著爺爺奶奶生活。也許是小時候被人欺負過,港宏對老師和同學有敵意,經常在課間大鬧。為了不影響正常的教學,下課后他總是將港宏帶在身邊。一點點教他,從收拾書桌、不打罵同學開始,一點點地改變著他?,F在的港宏能夠控制自己不影響他人了。在他一次次的家訪后,爸爸也回到了港宏身邊??粗酆甑淖兓?,他從心底里感到高興。

  “爸爸,我們可以回家了嗎?”宸宇可憐巴巴地望著爸爸,“早上媽媽不是說妹妹有點發燒嗎?我們快點回家吧,媽媽還等著我們吃飯呢!”

  “對啊,爸爸怎么一忙就把這事給忘了呢?兒子,快幫爸爸把作業本裝在袋子里,爸爸晚上再批改。我們馬上出發!”他一邊拍著腦袋,一邊關上電腦。

  在車里,兒子嗔怪道:“爸爸,你對學生比對我和妹妹還好。”。

  “傻小子,怎么說話呢!這是爸爸的工作!就像你是學生要好好讀書一樣,爸爸是老師,就要好好教書,好好愛護自己的學生……”

  “知道了,別念經了,爸爸!真搞不懂,你這么啰唆,同學們為什么還這么喜歡你。”兒子做了個鬼臉打趣他。

  “你這臭小子!”

  暮色中,車子載著愉快的父子倆朝著家的方向駛去。

  總得有人把星星擦亮

  這是小小職業生涯的第一堂課,雖然她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現實還是把她打得措手不及。本應四十五人的班級里坐著四十八個人,走廊上還站著兩個家長不時朝教室里張望。小小研究生畢業后,帶著夢想和熱忱來到了這所鄉村小學。她想過這里環境艱苦,想過初入職場不適應,但讓她沒想到第一堂課竟如此失控。

  她剛說完“同學們好”,第一排的柔柔就開始鬧起來了,柔柔媽媽將孩子抱出教室,課堂漸漸失控。小小說了三分鐘的“請安靜”后,班級總算勉強安靜下來。她舒了一口氣,剛講兩分鐘課,第三排的婷婷又旁若無人地走上講臺。小小老師的第一節課就這樣兵荒馬亂地過去了。

  作為新老師和班主任,班級有五個自閉、多動、不受控制的孩子,小小感到心力交瘁。同事們也為她捏著一把汗,紛紛給她出主意??此剖萑醯男⌒≡诮洑v了最初的痛苦和迷茫后,選擇找方法。

  接下來的日子里,同事們看見小小整天待在教室里。她手把手地教孩子收拾書桌、打掃教室、排隊出操,耐心地培養他們的習慣;她每天牽著特殊孩子的手帶他們去飯堂吃飯,甚至在他們上完廁所后教他們擦屁股;她與特殊孩子的家長溝通,了解孩子的脾氣和生活習慣。漸漸地,同事們發現,教室里的哭鬧聲變少了,原本在走廊上張望的家長離開了。當某一個特殊的孩子哭鬧時,其他孩子也不再跟著吵鬧,而是乖乖地做作業,靜靜等著老師處理好這件事后繼續上課。

  為了讓這幾個特殊的孩子順利融入班級,小小主動邀請中山市特殊學校的老師來上課,教同學們如何與特殊孩子相處,并給家長講授專業的家教知識。她一邊鼓勵家長帶孩子進行專業的檢查和治療,一邊虛心向特校的老師請教融合教育的知識。慢慢地,小小到班級沒有那么頻繁了,但是這個班級的孩子們卻發生了讓同事和家長們吃驚的變化。早上,小小還沒有到班級,班干們已經開始組織同學們晨讀;午讀時間,同學們也能安安靜靜地讀書畫畫;下午放學后,同學們有序地打掃衛生。同學們不會再覺得上課失控的孩子很奇怪,下課了他們一起開心地玩著;也不會疏遠那個有輕微自閉的同學,他們會一起手拉手去飯堂吃飯。

  當別人吃驚地問她:“小小,你是怎樣做到的?”小小總是溫柔地笑著,淡淡地說:“總得有人把星星擦亮。”

  千萬個如他們一樣平凡的教師,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在教育這塊土地上默默守望。他們用教育的專業知識和無私的師愛去努力,去堅持,在荒蕪處開出繁花。他們守望著孩子的夢,家庭的希望,國家的未來,也守望著自己的初心和理想。

責任編輯: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