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心潛入“閱”,育人細無聲 ——我與閱讀育人的二十個春秋

  悠悠二十載,彈指一揮間。執教生涯中最珍貴的年華,我與閱讀緊密相連,對閱讀一往情深。沿著時光的隧道回望,只聽宿舍那扇鐵門尖尖細細、緩緩悠悠的“吱嘎——”一聲,記憶中那永不磨滅的往事便躍入腦海,浮于眼前……

  十年,閱讀道路上的孤獨舞者

  那是剛踏上從教生涯的第一年——1999年。師范畢業的我,課外閱讀并不算多,卻懵懂而又執著地要帶領第一屆學生進行課外閱讀。因為童年幾乎與課外閱讀絕緣的我,不想學生重復我的“無書童年”。作為小學語文老師,我認為引領向師性、可塑性最強的小學生把握黃金學習時機,培養親近書本、喜愛閱讀的好習慣,責無旁貸。我心中藏著一個夢想——做一座閱讀的橋梁,讓學生通過我得以窺探知識殿堂的瑰麗,領略人類文明的魅力,做一個知書達禮、德才皆備的人。

  這熟悉親切的“吱嘎——”推門聲,是每天下午上課前半小時,班干部們到我宿舍搬“移動書柜”——裝在一個塑料籃子里的書。這聲音相當于鬧鈴,我一聽到,便起床、洗漱,和他們搬著書往教室走去,開始最原始的“午間閱讀”——學生看書,我也看書。在那閱讀意識淡薄的年代,對于農村學校而言,課外書是稀缺品,課外閱讀也是稀奇事。如課文《這條魚很在乎》中,成年男子問小男孩的話:“誰會在乎呢?”把一條條魚扔回大海的小男孩說:“這條小魚在乎!”“這條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這一條……”是啊,我很在乎自己是否無愧于教書育人的職責,很在乎代表一個個家庭希望、代表民族未來的一屆又一屆學生是否喜愛閱讀,長大后能否成為對家庭、對社會、對國家有用的人。

  在從教生涯的前十年,無論在哪一所學校執教,我都義無反顧地帶著學生捐書、看書、議書、獎書。這做法是教師中的“另類”,即使在十年后的2009年仍然是個不太尋常的存在。那時占據教師心中的“唯教材論”“唯分數論”觀念根深蒂固,導致學生的求學生涯,翻來覆去學習的都是語文教材。閱讀,是個荒涼僻靜的角落里被忽視的一顆“珍珠”。

  十年來,帶領學生閱讀的道路是一場孤獨的舞蹈,沒有觀眾,沒有鮮花和掌聲,但我依然堅定,一往無前,始終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堅守,窺見閱讀希望的曙光

  2009年3月,我參加教師公開招聘進入市區學校任教,被安排負責語文科組工作。與此同時,我在網上看到“全民閱讀”的消息,喜不自禁——閱讀總是要鉆出傳統語文教學觀念的陰霾而露出笑顏,它必將越來越受到重視。

  我決定把落實課外閱讀作為科組工作的重心,孜孜不倦地閱讀小語界眾多名師關于推廣閱讀的書籍,積極到省內外教育前沿陣地參加推進閱讀的相關培訓,同時申報關于閱讀的課題研究,深入閱讀實踐。這些學習和經歷,開闊了我的教育視野,豐富了我落實課外閱讀的理論知識和實踐經驗。

  試點先行,積累經驗。不同的地方,學情有所區別。我先在所任教的班級嘗試。從籌集書籍、管理閱讀、制定閱讀激勵機制、開展閱讀活動等各方面大膽嘗試,認真總結。

  由點及面,全校鋪開。積累了經驗,我決定在全校推廣閱讀。利用科組會議,我向教師們介紹國內著名教師關于推進閱讀的理念、做法及成效,如竇桂梅的主題閱讀、韓興娥的海量閱讀、薛瑞萍的“日有所誦”等,同時談了我根據本地學情落實閱讀的做法及感受。“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受到觸動的老師先做起來。為了籌集有質量的書籍,我組織科組教師專題討論交流,集思廣益;為了形成激勵學生閱讀和教師指導閱讀的優質長效機制,教師們共同商定閱讀管理辦法,成立管理小組,讓閱讀制度化、規范化。經過兩年的發展,校園閱讀蔚然成風,班班有書柜,柜子藏書豐。晨誦經典,午讀名著,讀書活動豐富多彩,書香充溢整個校園。

  走出學校,惠及學區。一個偶然的機會,惠州學院成人教育學院邀請我為部分教師解讀《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當講到語文課程標準最大的變化之一“閱讀”的內容時,我插入多年閱讀實踐的做法、經驗和感受,引起教師們強烈的興趣,進行交流。學院負責教師也認為這些內容是一場及時雨,很接地氣,正好滿足一線教師的迫切需求。我再次受邀給惠城區和大亞灣共一千多名教師講課。

  2017年,在講《做有專業尊嚴的老師》時,我以閱讀為例,從國內名師的成長經歷講到我個人指導閱讀的實踐。理論與實例結合,名師與普師結合,輔以圖片佐證、用數據說明。教育的振興在于教師,表面上看是在完成一次講課任務,實質上是落實“課外閱讀是語文教學中的應有之義”的責任擔當和與時俱進的教學理念,也是在竭誠呼吁和提倡:校園閱讀、全民閱讀是關乎民族文化素養提高,國家繁榮發展和民族偉大復興的重大文化舉措。作為基礎學科語文的教育工作者應愛上閱讀、引導學生閱讀,并讓這優良的文化傳統代代相傳,生生不息。

  講座的成功和閱讀政策的開放,讓我感受到閱讀時代即將來臨,窺見了閱讀希望的明亮曙光。

  教育改革正當時,萬象興榮閱讀天

  隨著《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的出臺,隨著“全民閱讀”連續六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閱讀從被人遺忘的“珍珠”一躍而為“語文教學的牛鼻子”,成為國家繁榮發展、民族偉大復興的重大文化舉措。它如一聲驚雷,喚醒了千萬人們,迎來了萬象興榮的春天。

  閱讀被納入語文教學,明確規定了閱讀要求和目標。各級教育部門紛紛組織各種形式和規格的語文新課標的學習培訓。從城市到鄉鎮,從學校到家長以及各種媒體,都熱切地關注課外閱讀。各種形式的閱讀活動也在許多學校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打造“書香校園”成為許多學校的發展目標。為落實閱讀,萬眾矚目的高考語文試題閱讀題量大大增加,分值隨之提高,形成“得語文者得高考,得閱讀者得語文”的勢頭。

  閱讀公共設施日益完善。社區、鄉鎮、縣區、省市各級政府紛紛建立便民閱覽室,以促進全民閱讀為宗旨的閱讀推廣人、閱讀機構、閱讀微媒體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如蔣勛讀書會、樊登讀書、喜馬拉雅、悠貝親子閱讀等。

  從“獨上高樓”,到“為伊消得人憔悴”

  悠悠二十載,殷殷點燈情。我親歷并見證了閱讀在語文教學和國家長遠發展中的完美轉身。一輩子,一件事。在我能為學生服務的任職階段,我將一往情深地繼續推廣閱讀的事業。當我退休后,我要回到我出生的地方——農村,做一位鄉村閱讀推廣人,以微弱的光芒,去照亮一屆又一屆學子的前路;以綿薄的力量,去影響更多的教師一起推進閱讀,愛上閱讀,讓閱讀帶來的文化軟實力助推我國蓬勃發展,屹立世界強國之林。這是我作為一位普通的語文教師對祖國母親最深情的表白,同時也是我堅守職業道德,忠于教育事業,潛心教書育人的最好詮釋。

  潛心閱讀育人,點亮教育生活。推廣閱讀,當使我的教育人生變得深刻而富有意義。

責任編輯:Do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