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夕凝露自成珠,折射五彩仍晶瑩

  朝云夕霧,凝結成珠。遇楓而呈紅艷,落荷而顯潔白。似多變而現五彩之態,實無所改仍葆剔透之質。露珠如是,人生同理。

  回溯時光長河,無數名流大家皆生而多艱仍愿一生為珠,多光芒而永葆晶瑩,令人嘆服。

  夢得年方十九即名噪京華,逾二十便登科取士,此后授太子校書、遷監察御史……花開時節動京城的豈只是雍容華貴的牡丹?分明也是詩人自身而立得志,平步青云,位極人臣的最為真實的寫照。然世事難料,變革失敗,繼之而來的便是一貶再貶,由人生之巔陡落深谷。處巴山蜀水荒蠻之地,為二十三年棄置之身,仍能走近百姓,勸農興學,為官一任,福及一方。貶置一處,銘世永芳。

  今再視之,詩人傾其一生凝結而成的不就是一枚晶瑩通透的人生露珠么?居廟堂之高能呈華麗的牡丹紅,處江湖之遠能現樸拙的荷花白。只是無論處人生登峰得意之時,還是跌落凡塵仕途遇挫之際,其晶瑩的質地從未染塵、通透的稟性從未有異?;蚓売谒?,方有“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的超級自信,才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的積極陽光。

  如是者實眾。退之朝處殿堂夕遭貶,賢令山高韓江長,嶺南千古美名揚。一生成珠本色不易;居官場而能守節,居田園而心悠然,一生為珠總通透……

  古時如此,今者亦然。

  “稀土之父”徐光憲,為國所需,一生四改專業研究方向:從量子化學到配位化學,再到核燃料化學,再到稀土化學,無論在哪一個階段,都全心投入,研有所成,研有所著,蜚聲業界。成珠能呈五彩,一片冰心永在。

  追昔撫今,掩卷細思,我等凡輩理當葆有定力,不懈前行,用心凝結屬于我們自己的人生之珠,在時代的瑰麗畫卷中映射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五彩而不失晶瑩之本色。

責任編輯:廖宇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