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全球化新挑戰

   2013年,習近平主席出訪俄羅斯期間,在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發表重要演講。他指出,這個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2020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蔓延,我們深刻認識到了疫情無國界,人類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

  疫情暴發,中國站在了防控第一線,并堅定地扛起了防疫阻擊戰的重擔。大道不孤,大愛無疆。100多個國家和數十個國際組織給予中國積極支持與真誠慰問。當疫情蔓延到世界各地,中國盡己所能伸出援手,向80多個國家和世界衛生組織、非盟等提供援助,并向多國派遣醫療專家組。國內衛生領域的專家與各國專家學者也加強了溝通交流……

  疫情之下的中國經驗與國際合作備受關注。日前,全球化智庫(CCG)組織部分專家學者,就疫情下的中國經驗與國際合作、疫情對全球化發展的影響及其所折射出的全球化問題等話題展開在線交流研討。本刊摘編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疫情之下的全球化新挑戰

  陳文玲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3月2日,在境外確診病例還不到1萬例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大幅下調了2020年世界經濟增長預期,從2.9%調至2.4%。OECD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嚴峻挑戰,如果疫情繼續蔓延的話,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可能會進一步降至1.5%。

  疫情面前是不分國家、不分個人、不分團體的,它是人類共同的敵人。

  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和對中國的認同感,決定了中國以外這場全球性戰“疫”的嚴重程度。中國創造的時間窗口,是從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的,兩個月后,國內基本上控制了疫情。世界衛生組織也一再提醒各國加強防控措施,然而,以疫情目前在全球蔓延的情況來看,很多國家并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也沒有采取正確的對策。在大家都對疫苗翹首以盼的時候,中國采取了中西醫結合的治療方法,特別是中醫藥的運用,但在國外沒有被廣泛認知和應用,有些遺憾。

  疫情嚴重蔓延,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人類要重新認識我們生存的星球,重新認識人類自己的行為方式,包括生產生活方式等。我們如何能與大自然保持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是需要全人類反思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疫情對我們是一次大考。的確是一場大考,是對一個國家執政理念的大考;是對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態度的大考,也是對一個國家組織能力、協調能力、行動能力的大考;是對國民素質的大考,也是對一個國家企業家形象的大考。大考面前,各個國家交出了不同的答卷。

  提供幫助要準確穩妥

  崔洪建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

  目前,歐洲成為了疫情集中暴發的地區。歐洲的醫療水平和公共衛生水平在全球領先,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首先,疫情暴發初期,歐洲國家普遍把新冠肺炎當作一種流感來應對,未給予足夠重視。其次,歐洲國家和中國因國情和體制不同,所采取的措施和應對思路也會不同。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實際上分為兩方面,一是國家自身的醫療水平、公共衛生水平,以及應急的體制和能力;二是政府的判斷能力和制定公共政策的能力。這兩方面是相互聯系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歐洲各國來說是一大考驗,也是對歐盟、對歐洲一體化的考驗。

  我們為歐洲國家提供了一些幫助,但心態要把握好,一定要準確,要穩妥。因為我們的國家還沒有完全痊愈,疫情防控工作仍不能放松。此外,我們還承擔著有序推動復工復產、維護經濟發展的任務。更重要的是,今年還要實現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目標。所以,我們在繼續對外提供幫助的時候,一定要保持平常心、公理心、同情心。

  中歐之間的經貿和投資合作非常密切,疫情暴發給雙方的合作帶來了很大挑戰。我認為,下一階段我們與歐洲國家合作的重點,要放在如何促進經濟恢復,如何更好地維護產業鏈、供應鏈上來。

  重新思考社會的組織形式和未來的個人行為

  丁一凡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原副所長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一些較有影響力的作家、國際戰略問題研究專家和經濟學家都認為,未來的世界劃分,可能會以本次疫情為分水嶺。

  這個分水嶺體現在人們對世界、對社會發展模式、對社會管理模式、對經濟治理模式的觀念改變。疫情首先在中國暴發,在人口集中的城市暴發,但我們最終有效控制住了疫情,而海外疫情蔓延的嚴重程度已遠超中國。這其中的原因,除了相關國家對疫情的嚴重性和病毒的傳染性重視不夠以外,也源于中西方的文化差異。西方社會崇尚純粹的自由,社會的組織方式和人們的生活方式很難輕易改變。這一文化特質讓一些歐洲國家在疫情暴發時,并沒有效仿中國采取管控類的抗疫措施,導致疫情在海外快速蔓延。

  人類社會的管理和治理方式應該是什么樣的?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恰恰由于疫情的出現,人們將開始重新思考社會的組織形式和未來的個人行為。

  善待彼此,時刻自省

  董增軍

  中國生物工程學會精準醫學專業委員會秘書長

  對我們人類來講,新冠肺炎是有些規律可循的傳染病。如何明確傳染源,切斷傳染途徑,最后保護易感人群,這些規律人類是知道的。

  疫情暴發初期,我們采取的主要措施是盡可能隔離,盡快找到傳染源,然后盡全力切斷傳染途徑,并保護一些易感人群,尤其是老年人和有基礎疾病的人。

  這是一個新的病毒,還存在很多未知之處,還可能變異,其傳播性之強超出了很多科學家的想象。我們應該保持敬畏的態度。隨著我們不斷增進認識和加強措施,大家能夠相互學到很多東西。醫學,本來就是不斷吸取前人的經驗,然后不斷改進改善的學科。雖然目前還沒有針對病毒的特效藥,但我們已經擁有了對癥治療和支持性治療的藥物以及支持性搶救的方法,并積累了很多經驗。

  地球生病了,疫情讓我們意識到這個世界很小,我們都是地球村的村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類應該思考如何改善所處的生態環境和生態系統,思考如何生存,思考我們能為子孫后代留下什么。無論貧富貴賤,無論文化、宗教、職業有何不同,人類都是平等的。我們要善待彼此,要時刻自省。

  具體怎么做呢?首先,我們的目標定位是讓人類更健康,讓世界更美好。其次,要建立更加有效的溝通方式。如果A說的B沒聽懂,可能是B的理解力問題,但同時A也有責任,A可能沒有在B熟悉的語境和平臺上,用B能夠聽得懂的語言進行溝通。所以,我們的世界需要增加有效溝通。

  根據國情制定對策

  黃嚴忠

  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

  疫情發展到現階段,中國已經積累了很多值得借鑒的抗疫經驗。我認為,其他國家如要效仿中國經驗,也應考慮各自國情,不可能一味照搬,否則肯定水土不服。

  一個好的公共政策,應該在兩者之間找一個平衡點,這個平衡點并不是中間點,而是要隨著疫情的變化和本國實際的政治經濟、社會狀況不斷作出調整。如意大利在疫情之初仍允許各類經濟活動,但后來根據疫情發展,便禁止了部分經濟活動。這就是在尋求適合本國情況的一個平衡公共政策。

  再以韓國、新加坡為例,兩國一方面像中國一樣,采取了比較積極的應對措施,包括大規模的檢測、隔離和及時救治;另一方面也采取了一些符合本國國情的措施,試圖把疫情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降到最低。韓國因一開始的疏忽大意,造成了疫情的迅速蔓延,但其彌補措施得當,實現了較高的人均檢測率,所以韓國目前的死亡率是非常低的。

  中國雖然取得了抗疫的階段性勝利,但仍不能放松警惕,也不能忘記抗疫過程中付出的巨大代價。如今國外疫情形勢更加嚴峻,我們要以一種積極的態度來應對其他國家遭遇的問題,為各國根據自身國情制定對策提供更多可借鑒的經驗。

  真正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

  王勇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3月19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紐約總部舉行的視頻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正面臨著聯合國75年歷史上前所未見的全球健康危機。全球經濟“幾乎肯定”會發生衰退,并“有可能達到創紀錄的規模”。這是一場需要團結應對才能度過的人類危機。

  實際上,這次疫情沖擊的是全球的金融經濟。美國和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在受到疫情沖擊后,在某種程度上動搖了全球經濟的根本。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記錄,過去80年間發生的20多次跨國界重大疫情中,有60%發生在本世紀,8次集中暴發于最近10年。也就是說,類似的疫情暴發頻率越來越高,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另外,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統計,2019年全球平均氣溫比工業化前平均氣溫提高了1.1攝氏度。2010年和2019年,是歷史上有記錄以來最熱的年份,和疫病大流行的10年周期基本貼合(上一次被世衛組織定義為大流行的是2009年暴發的甲型H1N1流感)。如果我們對氣候變化應對不利,氣溫繼續升高,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問題可能會越來越多,這是必須從全人類角度思考的一個公共安全問題。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反映出幾方面的問題。首先,疫情下的國際社會合作機制是脆弱的,盡管有世界衛生組織這樣一個平臺,但也只是分享一些專業性經驗,可調動的資源有限。其次,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識總體來說仍然淡薄,一些國家采取的措施僅僅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

  應對疫情的全球性蔓延,公共衛生領域的國際合作顯得尤為重要和緊迫。最重要的是分享經驗,消除偏見,以真正科學的態度,制定適合各國情況的應對策略。中國的一系列嚴格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很多國家在效仿中國時仍然猶豫不決,擔心要付出經濟和社會代價,甚至擔心產生所謂的次生災害。面對疫情,既要保持一定的社會流動性,維持正常的經濟生活,同時還要治病救人,保護生命,兩者之間如何平衡,都需要各國之間加強溝通與合作,才能找到有效的解決辦法。

  疫情之下,科技創新和競爭會更加激烈,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將出現,這決定了各國的國際競爭地位。國際社會面臨著一個重大抉擇,就全球化的方向,到底是開放還是封閉,合作還是對抗?我認為,我們要汲取歷史上的經驗教訓,拋棄偏見,建立互信,加強國際協作、合作治理,維護全球化的趨勢,真正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識。

責任編輯: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