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助力遵義駛上脫貧快車道

■打贏教育扶貧攻堅戰·沿著總書記的足跡走進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特別報道⑨

遵義位于貴州省北部,是貴州省第二大城市,也是黔川渝三省市接合部中心城市,現有人口800萬,國土面積30762平方公里。

1935年,紅軍長征在這里轉戰3個多月,召開了彪炳史冊的遵義會議,成為中國共產黨生死攸關的轉折點,也使遵義成為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開始形成的地方,毛澤東思想開始形成的地方,黨獨立自主解決自身重大問題開始的地方。

2018年發放各級各類資助資金67953萬元,受惠學生近73萬人次

近3年充實教師隊伍9724人,其中特崗教師3476人

近3年,實施教育工程項目2366個,總投資141.69億元

蓬勃發展的鄉村旅游產業,讓貴州省遵義市花茂村成了回得去的故鄉。

汽車拐進花茂村,道路兩旁的黔北民居即刻映入眼簾:小青瓦,坡面屋,穿斗枋,轉角樓,雕花窗,白粉墻。民居背后是溪水、農田和連綿的青山,雖是冬季,依然可以看到游客。

“怪不得大家都來,在這里找到鄉愁了。”2015年6月16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花茂村考察脫貧情況時這樣感嘆??倳浌膭畲蠹?,好日子是干出來的,貧困并不可怕,只要有信心、有決心,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大力發展集體經濟、培育主導產業,完善基礎設施、建設美麗鄉村,2016年,這個曾經的貧困村實現整體脫貧。2017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6萬元。此前外出打工是村里年輕人的首選,而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回鄉,在家門口創業或工作。

對于這個轉變,花茂小學校長王彥感受明顯,她告訴記者,學校375名學生中留守兒童17人,比前幾年少了一半多。如今,家長更加配合學校的工作,也更加重視孩子的教育。

花茂村是遵義脫貧致富的一個縮影。緊緊圍繞總書記提出的實干精神,遵義市把教育作為拔窮根的根本,助力脫貧攻堅駛上了快車道。

條件改善向短板最短處攻堅

走出遵義平正仡佬族鄉野彪小學的校門,不遠處,“大發渠”橫亙在半山腰的絕壁上。

“大發渠云中穿,大伙兒吃上了白米飯。”23年前,大發渠歷經36年修建完工,河水第一次盈盈滿滿流進了大山深處的村子,從此,莊稼地有了水源,鄉親們吃上了白米飯。

帶領大家脫貧致富的老支書、“時代楷模”獲得者黃大發一輩子沒念過書,但他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兩次修渠中斷,都是因為缺少水利知識,因此村里的學校一直是他的掛念。重教育,拔窮根,也成為這個省級深度貧困村鄉親們的頭等大事。

平正仡佬族鄉干溪福和希望小學校長徐國棋,已在鄉村學校摸爬滾打20多年,親歷了鄉村教育發生的點滴變化。

3層教學樓是村里最高的建筑,食堂一角廢棄的木桌成為學校辦學條件改善的見證,操場的塑膠跑道于前年完工,教室里安裝了班班通,學校有了計算機教室、功能室、科學實驗室,體育器材配備齊全,學生不用自帶被子上學,用上了統一發的床褥,宿舍還有了淋浴間和熱水器。

遵義近年來積極爭取各類資金,優先補齊深度貧困地區辦學條件短板。近3年,遵義拿出13.3億元加快實施“全面改薄”項目500余個。2016年起,全市投入8000萬元實施學校旱廁改造計劃,投入4.5億元實施學前教育、城鎮義務教育和普通高中項目建設,推動教育均衡發展。

初冬的上午,干溪福和希望小學一旁的干溪幼兒園食堂后廚飄出了陣陣香味,一個小時后,豆腐干炒肉末、小瓜肉末、蘿卜排骨和牛奶端上孩子們的餐桌。

同一時間,位于遵義市播州區三岔鎮的弘泰源商貿公司工作間內,工人們正忙著蔬菜分揀,這些打包好的蔬菜將在下午裝車,送往200多所學校。

為讓農村學前教育兒童在學校吃得飽、吃得好,2017年春季學期起,遵義啟動8個集中連片縣市農村學前營養改善計劃,當年7萬名農村學前兒童吃上了免費營養餐。2018年秋季學期,這一計劃覆蓋至全市所有農村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

而以學校學生食堂供餐為紐帶,遵義積極推行“校農結合”,搭建了學校食堂需求與貧困戶農產品產銷之間的橋梁。

弘泰源商貿公司總經理成駿介紹,2015年以前,公司采購的蔬菜主要來自云南、廣西、四川等地,本地菜并不占大頭兒。而隨著“校農結合”的推進,本地蔬菜成了主要來源,2018年僅從本地貧困村和貧困戶收來的蔬菜就有50多噸。

按教育“搭臺子”、鄉鎮“結對子”、公司“出路子”的思路,遵義教育部門搭建起包含學校、合作社、種養殖大戶、配送公司在內的產銷信息平臺,配送公司按學校的實際需求采購蔬菜肉蛋等農副產品,經檢驗檢疫送往各學校。2018年以來,全市采購貧困地區農產品近4.5萬噸。

以往,農戶種植的農產品苦于找不到銷路,“不少白菜爛在了地里”,而“校農結合”訂單式的模式,實現了農產品產銷銜接,為學校食堂農產品需求提供了基本保障,拓寬了農民增收渠道。

精準施策,不讓一個孩子掉隊

遵義市播州區龍坪小學特教資源室的白板上,工工整整寫著“媽媽”兩個字。該校幫扶了6名特殊孩子,這是老師教他們認識的第一個詞。

6名特殊兒童中,有4名在龍坪小學隨班就讀,另外兩名重度殘疾的孩子采用送教上門的形式接受教育。學校成立了6名教師組成的送教組,一年多的陪伴后,羅曉濤老師發現腦神經損傷嚴重的羅明丹會笑了。

遵義是國家特殊教育改革實驗區之一。遵義市播州區特殊教育學校校長楊啟勇記得,2013年學校剛成立時,接受送教上門的學生僅有10人。如今,播州區送教上門的學生數量已增至130人,定期參與送教上門的人員也擴展到了普通學校教師群體、醫生、志愿者,“更重要的是,這種方式讓原本處于放棄狀態的家庭看到了希望”。

實施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計劃”以來,播州分片區建立了特教資源室,采用隨班就讀、送教上門、特殊學校就讀的形式,保障全區469名特殊兒童平等享受受教育權利。大力發展特殊教育,不讓一個孩子掉隊。如今,遵義義務教育階段殘疾兒童少年入學率由2014年的89.9%提升至96.93%。

因“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易地扶貧搬遷已成為脫貧攻堅的重要方式。搬遷是手段,脫貧是目的,從窮山溝到新的安置地,搬遷移民的子女教育需求隨之而來。

距離播州區第九小學兩公里的地方是一處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為滿足易地扶貧搬遷子女和進城務工人員子女教育需求,2016年11月,播州區第九小學建成招生,解決了近100名易地扶貧搬遷子女的上學問題。

一列從安置社區到學校的公交專列開通,每天早上,五年級學生潘熙夢都會乘坐這趟公交上學,新學校的4層教學樓、假山、豎琴都讓她感到新奇。

播州區九小為每名移民子女安排了導師,在學習和生活上隨時幫助和引導孩子的成長。學校教師趙小珊輔導班里有兩名易地扶貧搬遷子女,她告訴記者,通過家訪深入孩子的生活,了解孩子真實的成長環境,孩子逐漸對她敞開心扉,開始跟她說悄悄話,使得學業輔導和心理疏導更有針對性。

2017年,遵義開始推行全員育人導師制“1+N”智力扶貧行動,對農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子女、城鎮困難群體家庭子女、殘疾兒童和留守兒童做到關愛全覆蓋、零遺漏。

相比于一般教師,導師不僅要負責學生日常的教學和管理,還要充當學生的思想引導員、心理疏導員、生活指導員、成長向導員,根據學生的個性特征,制定個性化的幫扶計劃。

不讓一個孩子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遵義近年來加大學生資助力度,2018年發放各級各類資助資金67953萬元,受惠學生近73萬人次,做到了應助盡助。其中,下達教育精準扶貧政策資金14962萬元,受資助貧困學生4.95萬人次。

鄉村教師隊伍建設補齊鄉村教育短板

野彪小學近年來終于迎來了年輕教師。由于位置偏遠,吸引不來新教師,野彪小學常年由民辦教師代課,教師流動性大,教學質量不高,學校一直是遠近聞名的弱校。

類似的改變也發生在同鄉的麥博希望小學。如今,學校11名教師全部是90后特崗教師,平均年齡26歲,年紀最小的僅21歲,他們的到來改變了原來缺少公辦教師的狀況。新的教師周轉房建成了,教師每人配備一臺辦公電腦,改善了教師的生活工作環境。

農村教師引不來、留不住、結構不合理,長期困擾著遵義農村教育發展,為解決這一癥結,遵義集中力量擴充鄉村教師隊伍。

2015—2018年,遵義共招聘特崗教師4300余名,全部安排到鄉村學校任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音體美教師。在特崗計劃招考中,遵義各地還專門拿出一定指標提供給貧困家庭,2018年招聘的1067名特崗教師中,就有62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

為讓鄉村教師快速成長、有所收獲,遵義將各類培訓向鄉村教師傾斜。近4年,市級財政累計投入教師培訓經費4100萬元,年投入從2015年的800萬元提升到2018年的1200萬元。在國培、省培中,鄉村教師占到培訓總人數的60%。優先安排深度貧困地區教師參與北京、上海等地區交流合作項目。

與年輕教師一同來到鄉村學校的,還有城區優質學校的教師們。

2017年,播州區第六小學教務主任李虹齡選擇來到最偏遠的洪關苗族鄉長壽長樂希望小學支教。曾經在村小工作過十幾年的李虹齡記得,剛參加工作時,村小唯一的“高科技”東西就是一部電話,現在無論是村小還是教學點上,班班通、實驗室、功能室、圖書室已成為標配。

辦學條件提升的同時,讓李虹齡最擔心的還是鄉村學校的師資。“教師的年齡結構呈現兩個極端,90后特崗教師缺少經驗,年齡偏大的老教師教學方法傳統。”

如何提高教師教研能力,是李虹齡到校后著手做的第一件事。她帶領教師在開學前制定教研計劃,研讀國家課程標準,一起備課、評課、說課,開展課堂技巧的輔導。半年來,教師間形成了主動學習的氛圍。

2015—2018年間,像李虹齡一樣的支教教師有1000余名,他們深入遵義33個貧困鄉鎮中小學,指導鄉村教師的教學。同時,這些貧困鄉鎮的部分教師也會到城區學校交流學習。

記者來到野彪小學時,播州區第一小學語文教師田洪艷正在給野彪小學四年級的學生上想象作文課。田洪艷是第二次參與送教,與2017年相比,“孩子們眼神中透露出的求知欲特別強,也更愛與人交流了”。

遵義以城區學校為龍頭,以“名校+弱校”、名校辦分校的形式,探索集團化辦學,帶動提升集團學校尤其是農村薄弱學校辦學水平,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

野彪小學與播州一小是結對幫扶校,每月播州一小的兩名骨干教師都會驅車100多公里,把先進的教學理念和教學方法傳遞給野彪小學教師,并針對學科教學問題,立足小、精、實用原則,組織教研交流活動。

“從2017年開展結對幫扶以來,學校的管理更健全,教師的一日常規更規范,教學質量明顯提升。”野彪小學校長吳良建說。

擴大職教扶貧“造血”功能

剛接手學校新組建的精準脫貧班時,鳳岡縣中等職業學校黨總支副書記祝強感到壓力很大。

這是一個45人的班級,由于專業原因全是男生,學生家庭貧困,成長環境復雜,單親、留守兒童多。剛升入中職,學生對未來充滿迷茫,學習習慣和行為規范差。

祝強把大家召集起來,一起制定班規和班級口號,開辦興趣社團,營造積極向上的班級氛圍。學生亂扔垃圾的習慣改不了,祝強便鼓勵大家變廢為寶,為班級活動積攢經費。

2018年春天,面向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鳳岡中職機電技術應用專業組建了精準脫貧班,并與貴州、重慶海爾電器有限公司簽訂就業協議,冠名“海爾班”,學生畢業后可直接在海爾就業。

為讓學生認識企業、明確職業發展規劃,學校專門組織學生到海爾集團遵義分公司參觀,了解崗位技能需求,建立自己的目標和期望。

“我們給貧困學生提供了就業前景最好的專業,目的就是通過保障就業實現脫貧的目標,并且在師資和班級管理上進行傾斜,幫助學生重新樹立自信。”鳳岡縣中等職業學校副校長李睿說。

2017年開始,面向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子女,遵義在全市中職學校開辦訂單式精準脫貧班,至今已招生1780余人。在精準脫貧班就讀的學生不僅全免費,并且在校期間就可與企業簽訂意向就業協議,提前明確就業去向和薪酬標準,確保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全部就業。

為讓學生在學校學到真本領,鳳岡中職根據專業開設情況積極引企入校,先后引進了汽修廠、服裝廠、電商公司、機械加工廠等企業,使每一個專業都有一個實體企業入駐學校,通過理論與實踐教學,學生不出校門就可學到一線技能。

除了實現“就業一人、脫貧一家”,遵義積極發揮高校在人才培訓、智力幫扶、學生支教等方面對口幫扶貧困地區的能力,擴大扶貧的“造血”功能。

例如,發揮遵義醫藥高等??茖W校及附屬醫院的資源優勢,為貧困地區普及公共衛生知識,實施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工作,為貧困地區衛生院培養全科醫生。與貧困縣開展多種形式合作,鼓勵高校在貧困地區設立科研基地等,推廣農業產業技術,培育新型農民和致富帶頭人,帶動貧困地區經濟發展。

鳳岡中職汽車機械工程部部長張泉負責為貧困村教授農業機械以及鄉鎮企業微型設備的維修維護,他告訴記者,培訓的課程內容接地氣,上課也在田間地頭進行,目的就是為了讓農民學到人人學得會、拿來就能用的真本事。

《中國教育報》2019年01月10日第1版 

責任編輯:廣東教育傳媒